不良资产投资模式“变天” 新的利润点在这里
发布时间:2019-10-16

  自2013年本轮不良资产周期开启以来,已经过去了近7年的时间,7年里,基本确立了本轮不良资产处置以市场化为主的基调,这也是我国首次依赖市场化来消化不良风险。

  在此过程中,新处置模式、新业务逻辑层出不穷,尤其是相比本轮不良资产周期开始的前期。▲●2017年之后,不良资产的供给方从银行扩容到非银金融机构以及非金融机构,▼▼▽●▽●受让方也从当初单纯的四大资产管理公司(AMC)扩充到70余家地方AMC,投资方和中介平台也越加丰富。

  毕马威亚太区特殊资产主管合伙人彭富强日前在2019(第二届)不良资产管理和企业纾困重组论坛上说,在新形势下,不良资产的投资模式已发生变化,区别于过去的非市场化处置,如今的不良资产市场正在构建“政策支持、金融产品、科技创新、专业人才、市场机制、国内外投资者”之间“共生、共存、共赢”的生态圈体系。口▲=○▼

  本轮不良资产周期从2013年开始,最早始于长三角一带,2014年之后扩散到珠三角、▪️•★东北、环渤海湾,■□2018年又进一步扩散到中部地区。

  根据银保监会数据,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,商业不良贷款余额2.24万亿元,较上季度末增加781亿元,不良贷款率1.81%,关注类贷款余额3.63万亿元。▲★-●

  银行,一直以来都是不良资产的主要供给方。尽管去年以来,◇•■★▼国内金融监管形势从严从紧,对不良的认定标准日趋完善,银行的不良暴露更加充分,不良贷款余额持续增加,但从不良率的走势来看,去年四季度末,在商业银行不良率达到1.87%的顶点之后,开始大幅回落。

 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,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,信托业资产规模为22.53万亿元,风险项目1100个,规模为3474.39亿元,信托资产风险率为1.54%。

  在债券市场,★-●△▪️▲□△▽根据Wind数据,2015年以来,★▽…◇债券市场违约债券累计金额达到3000.92亿元。再加上目前约100万亿元各类资管产品,△▪️▲□△也存在一定比例的不良资产。

  而随着网贷平台风险暴露,近年来也在逐渐步入不良资产的范畴,◆▼根据网贷之家截至2019年9月的数据统计,○▲全国出现问题的网贷平台共计2861个,长三角地区及北京、广东地区为问题平台的高发地区。

  而在非金融机构方面,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,国内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16.61万亿元,同比增长4.4%,实体经济化解不良资产的需求也在增加。

  在一级市场,不良资产的成交价格走出了一条“抛物线年开始,不良资产投资炙手可热,投资人纷纷涌入,导致一级市场成交价格持续上升,直到2017年成交价格和成交规模均达到顶峰,不少不良资产的投资人大呼无利可图。

  2017年之后,随着不良资产供给的越发充足以及参与各方日趋理性,•●国内资产包成交价格开始从高位持续回落。

  “尤其是今年以来,不良资产市场逆周期属性体现,呈现出量升价跌的趋势,正是难得的历史机遇。”德赛资产管理集团董事长闵卫国说。△

  一般来说,不良资产市场的参与方主要包括四类:一是上游供给方,★△◁◁▽▼即不良资产出让方,如银行,非银金融机构等;二是中游受让方,即不良资产受让方,如四大AMC、地方AMC等;三是下游投资方,如财务投资者和产业投资者等;四是服务中介与平台,如律师事务所、•☆■▲会计师事务所、评估机构、咨询机构、金融资产交易所和互联网交易平台等。

  与前两轮不良资产投资周期相比,四大参与方均扩充了各自的阵营,就受让方来讲,地方AMC“军团”成为继四大AMC之后新增的持牌机构;下游投资方中,市场化主体十分活跃;中介平台中,新的不良资产交易模式接踵而至,如目前火热的交易所模式。

  据彭富强介绍,交易所模式也是本轮不良资产周期中比较典型的创新模式,★◇▽▼•这其中包括跨境交易试点的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、广东金融资产交易所;线上交易平台如阿里拍卖、京东拍卖、中国司法拍卖网等;以及市场交易平台,如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、海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、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、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等。

  正是由于不良资产从供给方到服务中介、平台都得到了极大丰富,在这一波不良投资周期中,●生态圈的概念才开始被广泛提及。

  在生态圈中,不良资产的参与各方按照市场化原则分工明确,拿走自己能够拿走的利润。

  东方前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国勇分析,不良资产各类投资者的商业公式应为:投资利润=不良债权总收入-收购价格- 收购价格×资金成本×处置时间-各项费用

  不同收入者应有所不同,假设一级投资者80%项目是需要通过再次转让,20%项目通过最终处置,那么,一级投资者的商业公式应为:投资利润=80%的流转收入+20%债权处置收入-收购价格×资金成本×处置时间-各项费用

  “由此可见,一级投资者的债权总收入,由于必须让利给下一层投资者,债权总收入一定为减少,由此类推,不同层级投资人根据其处置能力的大小,来确定其利润目标和投资成本。”他说。

  彭富强认为,未来在不良资产市场中,如何利用“政策支持、金融产品、科技创新、专业人才、市场机制、国内外投资者”构建生态圈体系,如何利用生态圈快速处置、盘活资产,实现“共生、共存、便利棋牌游戏共赢”至关重要。

  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重磅!金融业开放进程再加速 外资保险准入条件放宽 外资银行业务范围扩大

  这是最新的北上资金连续加仓股,20股连续八周获加码,这几股机构说上涨空间超30%◆◁•